从管家的房间里找了把雨伞出来,秦铭随后下到一楼,打算出去将管家的尸体处理一下。不然就像现在这样丢在外面,着实是有一些显眼。

    像安子黎如果过来的话他倒是不担心,主要是怕其他受害者会被管家的尸体吓跑。

    打着伞从洋楼里出来,秦铭在紧紧抓住雨伞的同时,也在四处寻找着能够埋人的工具。但像铁锹这类东西,通常应该都会放在仓库才对,但问题是他并不知道这洋楼的仓库在哪。

    是在庄园的某个角落,还是说在这洋楼下面,还有地下室之类的空间。

    因为不知道工具在哪,所以秦铭只好又返回二楼,又从一间卧室里拽出一个床单。再次出来的时候,他便用床单将管家的焦尸重新包裹好,随后拖着将其丢在了较高的杂草从中。

    而正当他打算抽身回去的时候,便听身后的杂草从中突然传出了一串“哗啦啦”的异响。听到这串异响后,他忙转过头看去,接着就见到一张沾满头发的脸,从草丛中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正是之前不见的那个疯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呀?”

    疯女人的脸依旧如之前那样,被湿漉漉的头发遮挡的死死的,仅在说话的时候能够看到一张嘴在动着。

    秦铭没想到这疯女人竟然会在这里,换句话说,她应该也看到了他将管家的尸体丢在这儿。

    没有说什么,秦铭就一直盯着那疯女人,在心里面琢磨着解决办法。不过就眼下来说,他其实还拿捏不好这女人的身份,毕竟在这么危险的一个地方,这个疯子还能乱跑乱叫的自己玩的不亦乐乎,这本身就有些不符合逻辑,因为鬼祟可不会管你是正常人还是疯子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鬼祟留个疯子的活口在这儿,也可能是专门用来搅局的,毕竟从思维和行为角度来说,疯子和鬼祟一样都存在着无法预知性。

    谁都说不好,她的脑袋里在想什么,下一秒又会做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在心中权衡一番,秦铭还是觉得先和这疯子井水不犯河水的好,免得再生出什么事端来。于是在给了那疯子一个警告的眼神后,他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洋楼的二楼,秦铭找了一个窗户能够看到那边草丛的房间,随后对草丛那边观察起来。但不知道是杂草太高,还是那女疯子已经走了,他这会儿倒是没再看到她。

    抬起手腕瞄了一眼时间,时间慢吞吞的只走过了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虽说只是下午3点,但外面下的昏天暗地的样子,倒像是凌晨3点,也不知道这场雨会持续到多久。

    又望着窗外发了会儿呆,门外突然响起了一串“咚咚”的响音,他有些奇怪朝着门边看了一眼,随后则谨慎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有人吗?”

    秦铭试探性的问了一声,过程中,门板依旧在“咚咚”的震颤着。

    “这回又TM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秦铭没有开门,任凭外面的“东西”敲着,不过没多大一会儿,外面便又安静下来,随后响起一串跑开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秦铭才小心的将门推开一些,而后探出脑袋朝着长廊看去,便见那疯女人正边往楼梯口跑,边回过头朝他这儿看着。

    “这个疯子到底想干嘛?逗我玩?”

    虽然已经在心里面提醒过自己,作为一个正常人千万不要和疯子一般见识,但不得不说这个女疯子真的是有些欠揍。

    女疯子很快就跑没了影,知道是那个疯子不是什么鬼东西,秦铭倒也松了口气,之后也不继续待在房间里,打算再去楼上看看。

    因为最顶端的阁楼他还没有看过,在经过方才的事情后,他总觉得不将这洋房全都看一遍,心里面实在是有些不放心。

    沿着环形楼梯一直来到阁楼的门外,秦铭抓着门把手,猛地一用力门锁就被他拽了下来。

    门顺利的打开了,从中弥漫出一股发霉的味道,并伴随着许多的灰尘,倒是真像那管家之前说的那样,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进来了。

    秦铭开门放了放里面的味道,等到灰尘重新铺在地面后,他才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虽然是阁楼,但是面积却一点儿不小,只是里面高低不同,有的地方宽敞,有的地方则只能弯着腰通过。

    粗略的打量了一眼,地上散落着很多张蒙有灰尘的油画。一些画笔也东一支西一支的,被丢的哪里都是。

    秦铭随后从地上捡起一张油画来,在将上面的灰尘吹走后,便露出了一副非常血腥的画面来。

    画面的内容是一个被开了膛的胸腔,上面非常形象的将胸腔里的器官都表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秦铭看着画作里的血色,心里面竟也蠢蠢欲动的,生出一种非??释甭镜挠?,这也吓得他连忙将那画像丢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太邪性了?!?br />
    秦铭摸了摸他起伏剧烈的胸口,觉得这些画像中貌似隐藏着一股能够影响人的力量,只要太过集中去看,心绪就会受到非常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继续往阁楼里深入,秦铭就不得不蹲下一些,然后有些缓慢的往前走。不过这片区域,倒是不再有那些画像,反倒是多了很多吓人的木偶。

    相比于五楼活动室的那些木偶不同,阁楼里的木偶在做的比较精细,且每一个都有进行上色,在样子上也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形象就像是蜡笔小新里的阿呆一样,只是眼睛要比阿呆更大更圆,从嘴巴里露出的牙齿,也都是尖锐的锯齿状,并戴着一顶帽子。

    一个个的木偶或是坐在地上,或是趴在地上,但比较吓人的是,它们的头都统一的面对着一个方向,那就是秦铭一路走来的门边。

    所以这也给秦铭一种,这些木偶是在听到他进来的脚步声后,才齐齐转过头来的。

    除了木偶外,他还找到了一个工具箱,里面都是一些制造木偶的工具,翻到最下面秦铭还发现了一张照片。

    照片是一张很多人的合影照,尽管照片磨损的有些厉害,但是秦铭还是辨认出了合影的地点,应该就是在洋楼的大门前。

    至于合影的都是谁,一是很多人的脸模糊不清,再者则是清晰地几个人,他也完全没见过。但从穿着上辨认,倒像是一些之前在这庄园工作的人。

    而站在最中间的人,则是一个个子很高,穿着一件灰色大衣的老头。在他旁边则是那个管家。

    秦铭怀疑,这个灰大衣的老头,或许就是他那位传说中的三叔。

    没从照片中看出什么来,秦铭随后又将照片放在了工具箱里,继续蹲低身子朝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声“嘎吱”门响,也从他的身后传了过来。

高速文字手打 黑龙江11选五开奖结果 恐慌世界章节列表 //www.uxrpj.cn/xiazai/158330/

黑龙江11选五开奖结果 www.uxrpj.cn 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
  • 全国人大代表、宿州市委副书记、市长杨军: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-03-21
  • 同一个世界,同一个银行,这样的银行能参与国际竞争吗?女子去银行取钱:柜员递出一张纸 写着公安局地址 2019-03-21
  • 夏日赏荷去哪里这些地方别错过 2019-03-21
  • 外媒热议习近平讲话:中国军队现代化速度超越西方想象 2019-03-21
  • 2018年最强拼假攻略出炉 最多可连休16天 2019-03-20
  • 500亿美元关税相关新闻 2019-03-20
  • 苹果公司与美国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签独家合作协议 2019-03-20
  • 聚焦行业痛点 广东机器人产业链创新增速 2019-03-19
  • 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大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 2019-03-19
  • 我国首部军民融合专业期刊创刊发行 2019-03-19
  • 生命的定格:有种担当叫“我是警察” 2019-03-19
  • 严寒要防心脑血管意外 2019-03-18
  • 光明日报:理性看待大学排行榜 2019-03-18
  • 吉安市落实企业上市挂牌工作调度会召开 2019-03-18
  • 武球王带队搞团建 网友评论:奥斯卡无障碍沟通? 2019-03-18
  • 596| 522| 462| 237| 828| 630| 382| 921| 369| 190|